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你是「孤」、「寂」,還是「孤寂」?

  小子曾在課上和學生講解「孤獨」和「寂寞」二詞之別,前者指的是沒有人在你身旁,身處的空間只餘下自己;後者指的是哪怕眾友圍繞,卻沒有人懂你,這是精神上的折磨。略舉例一二,二詞涵義自顯,你可以一人獨居板間房,孤獨而不寂寞;你可以身處滿是人的派對,不孤獨但十分寂寞。

  二者皆是悲慘的來源,但若要比比,小子認為終歸是「寂寞」比「孤獨」難堪。滿街都是人,你願出街一趟,總有人在你旁,縱是十號風球,你也總會看到有人在路上,哪怕對方此際絕沒有絲毫理會你的想法。起碼,原來「孤獨」便就這樣取巧地最低限度地解決了。但要治「寂寞」,沒有這樣的捷徑,否則哪來古人「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之嘆?要找人真懂你,講緣份、講機遇,可能世上有這樣的人存在,但你能否遇見?遇見了,大家是否願意交心?君不見誰比楊修更明瞭曹操心意,換來的卻是我們中學時所讀的文章《楊修之死》。正因這樣難,眾古人同心地將之匯聚成一句「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傳世,歷世無人駁斥。

  嘩,寂寞真慘!有比這更慘的嗎?當然有。人類最喜歡悲慘,正常的慘不夠,要不尋常的慘才好,君不見經典故事是悲劇的多,喜劇的少,所以羅蜜歐與朱莉葉的故事動人心弦之處不在男女主角一起自殺,若真一起皆死了可能反落下乘,要一個離世,一個卻意外不死才夠奇情,夠慘情,情何以堪?縱是喜劇,也不能只有一笑到底,笑中不帶點淚便可不夠力度深度,所以電影《西遊記──仙履奇緣》中的周星馳引觀眾笑了無數回,也要添上那段「一萬年」的追悔之語,感動了數不清的影迷。又扯遠了……說回段首一問:甚麼比「寂寞」更慘?就是「孤獨」加「寂寞」,二者並存、相融,繾綣如煙,與你纏綿,不能割裂。當你孤身一人,不論遠近、物質、精神上也無人和你相連,無人知你,無人理你,無人懂你,你生活的主旋律就是這樣,所以才有「孤寂」一詞的誕生。

孤寂是一種心境。若然陷進,只能承受,很難脫離。
(Martin Stranka作品)

  「孤寂」兩個字一站出來,就透著一股肅穆,似掛著一個「生人勿近」的牌子,連周邊的空氣也染得滲著灰褐色的迷霧。這是層次的不同,既站得高,旁人不能及,也不想別人及。怎麼說著說著,像在說獨孤求敗?總而言之,就是厲害罷,但若給你選,你可不會想選,就是這樣的一回事。所以,小子常覺得,馬奎斯的那本《Cien anos de soledad》,港台版將其名譯成《百年孤寂》,是神來妙筆,內地一些出版社一譯成《百年孤獨》,則是自貶身價,自行降格,立時讓小子失去翻開的意欲了。


  文末結語:朋友,最好你三者皆不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