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書法緣

  必須在文章開首說一句,今回標題是有些誤導的,指的可不是小子的書法,小子的毛筆字可見不得人!但近年確有些機緣和書法交集,頗見趣味。

  小子喜愛閱讀,捕捉文字的感覺,但字寫得不美。女朋友不太愛看書,但很喜歡美的字體。有時候,我們相處時會讓小子有一種奇特的喜感,因為小子更喜歡面對面用說話來呈現情感(失職的中文人……),反而女朋友更愛用文字表達內心的感受。

  所以她讓小子認識了一個叫「賣字」的組織(?),她特別喜歡他們所寫的毛筆字。他們有售一種產品,以他們獨特的字填滿各種短語、字詞,製成貼紙。女朋友在上年年宵特地購下一套(共四張),打算貼在杯上,竟成為了她和小子間的一個趣味玩意。不同的字詞拼湊成不同的語句,讓小子有在玩SCRABBLE中文版的感覺,充滿變化。還是看圖吧,最直觀的認知,哈哈。
  
這是方大同《春風吹》其中一句的歌詞。
這是小子拼出來的一句,哈哈。

  不過剛分享的這一項好像有點取巧,不是真正的毛筆字。女朋友有一位好友,同樣很喜歡文字。每逢新年,會親自用毛筆手書賀句揮春給朋友,小子很欣賞她的心思。女朋友每年也收到一張,今年因著她的愛屋及烏,小子也有幸收到一張,承她祝願,先行在此謝過了。

應該沒有誰不喜歡收到好友親手所書的揮春吧?
實在很有心呢!

  說起毛筆字,不得不提一位小子十分尊敬的人,他就是小子任職學校的駐校藝術家鄭紹麟老師。承蒙他的看顧,在前年小子浸禮時,已蒙鄭老師親贈手書經文,讓小子珍而藏之。每逢新年前夕,學校也會有舉行寫揮春的活動,每到這時候,小子也萬分期待,皆厚顏拜托鄭老師為小子寫下揮春一對,成為小子這一年的立志。這恩情,小子存留在心。



這份浸禮禮物,實是無比貴重,小子永存。
這是小子上一年的目標!
這是小子本年的立志!努力!


  不得不提的是,能有幸旁觀鄭老師手書實是一種福氣,那種隨心而遊刃有餘的動墨,看著工整的漢字成形,整個畫面已自帶一種美感。短瞬的過程中,那空間仿似凝固了,不容人打破這種和諧的厚重。鄭老師上年手書了十多福聖經經文,散掛在校園的角落,小子為著學生的福氣感恩,更為著學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惋惜。


這是其中的兩幅作品。
能每天看到這些美麗的經文,實是福氣。

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魯益師七言

近日在教會得去年十二月號《傳書》,觀其「編輯室手記」,載魯益師雋永七言,實在震聾發聵,值得深思,故轉載於本舍,和好友分享。

小子才疏,初看實不知魯益師是何許人,只知是基督徒,手記稱其為「大文豪」。翻查資料後,才知道此君便是《納尼亞傳奇》系列的作者,亦是著名的學者,專研英國古典文學。而維基百科還名之為基督教的「護教家」。

著名的《納尼亞傳奇》系列,便是魯益師的作品,當中隱含了福音的訊息。

從其七言觀之,他對人性和信仰有極深刻的觀察和體會,載之如下:

一、我尋找宗教,並不是因為它能讓我快樂。我向來知道,一瓶酒已夠我開心。如果你想尋找一個令自己感覺舒服的宗教,那麼我肯定不會推薦基督教。

二、尋找真理,你最終或可以找到安慰;尋找安慰,你既得不到安慰,也得不到真理,只會在最初得到一些泡沫和不實際的想法,而最終是徹底的失望。

三、這世界並不是由百分百的基督徒和百分百的非基督徒組成。這當中有許多自稱為基督徒的人,包括一些神職人員,卻逐漸失去基督徒的身分;而也有從不自稱基督徒的人,慢慢地成為了基督徒。

四、一個冷漠、自義的道學先生,儘管經常上教堂,他可能比一個妓女更接近地獄。

五、那些恨惡良善的人,有時倒比那些對良善一無所知卻又自命良善的人,更接近良善。

六、勇氣不只是一種品德,它是每一種品德在受到嚴峻考驗時所呈現的美德。

七、成為基督徒,就是寬恕那不可寬恕的,因為神已經寬恕了生命裡不可寬恕的一切。


《傳書》之編輯寄語讀者不妨選一個獨處的曠野,靜思七言,檢視信仰生命。小子閱後,確有些感動、思考在當中,待積累、沉澱後,望能書之成文。不知朋友閱後,又有何得著?請和小子分享、談談吧。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靈修分享:人的罪性

「世人不會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的行為是惡的。
──約翰福音七7
  
   這是主耶穌回應其弟兄的話。
  
  今季小子上的主日學研讀的經卷是約翰福音。讀到這節,讀出了人的罪性。細味這句話的因果關係,會發現一個奇怪的邏輯,浮現起一個問題:為何做正確的事的那人會反遭怨恨?

  這不是和我們自小開始的教育相違背嗎?我們不是一路被教育要做正確的事,包括誠實,正義的嗎?那為何當耶穌指證猶太人(特別是那班法利賽人和文士)的行為時,對方的反應不是知錯、改過,而是恨耶穌?

  這是人的罪性。

  世上(除耶穌外)沒有完美的人;每個人都會犯錯。這兩句話小子相信沒有朋友會否定。那麼,既然犯錯是正常的,為何卻非所有人願意面對過錯?因為面對過錯會感到難堪,越多人知越難堪,越是被人切中要害、點出過錯,便越是羞恥。當這難堪累積至內心所能承受的界限時,人便會將之轉換成惱恨,發諸他人身上,甚至封閉己心,成為了一隻刺蝟。

  這是人的罪性。

我們能坦然面對自己的罪嗎?
(網絡圖片)

  能解決這問題嗎?可以的。上段所說的「承受難堪的界限」,會因著人的自我在心中所佔的地位越高,而變得越來越低。反之,人內心越不看重自己,便越有空間去承受難堪。前者便是「驕傲」,後者便是與之對立的「謙卑」了。主耶穌教導過我們如何消除這種罪性,最直接的方法便學習他的樣式,因為耶穌本身便是謙卑的極致:「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6-8


  主耶穌很清楚人的這種罪性,他卻沒有因此退縮讓步,因為在滿是罪惡,追求物慾的世代,做正確的事從來都有代價,看耶穌和門徒的下場便知道。這是主對我們最大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