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致那些年的同房

阿聰是小子大學期間同宿三年的好友。那段期間,他可算是小子生活中其一最親之人。今天,他將結婚,步入人生的新階段,謹以此文紀念我們之間的友誼,勾起了不少昔日美好光景,以及奉上小子最深的祝福。

阿聰和帥、型捉不上關係(嘿嘿,新郎哥,小子很誠實的),但他是一位好人。在這個扭曲的世代,「好人」一詞已難言美譽,但小子必須強調,他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好人:善良、細心,常關懷別人,照顧著身邊的人(不得不提,其中一個受惠者便是小子)。現時潮流不說「好男人」,興說「荀盤」,再次不得不提,世上又少一個「荀盤」了。小子很感恩,能有三年和他同住的時光。

說說我們之間一些瑣碎事吧。

時光倒退回十年前,應該就是小子和阿聰初相識的日子了。在經歷過八月尾的迎新營後,小子和這位同房還未稱得上相熟,因為小子是內向沉靜的人,數日的相交尚未足打開心房。

九月第一個星期,是我們同宿的第一個星期。這星期的某天早上,小子閒話家常的和阿聰說起頸有些痛,應該是枕頭不合適所致。阿聰建議換一個新的,小子回應:「不了,這是我前些天在日本城新買的,用了十多塊錢的啊!應該不要緊的,別浪費,先粗用著吧。」別笑,在大學時期一窮二白的小子,就是如此斤斤計較的啊!阿聰聽罷,也沒說甚麼,小子也只作閒聊,未記在心中。

事情並未完結。我們二人都是週五或六回家,週日晚歸宿舍的。事隔了幾天,應是週日晚上,小子見到阿聰攜著很多東西回房,也沒為意。然後阿聰竟是對小子說:「這枕頭是我在家拿來的,給你用吧,應該會合用些。」(大約是這樣說吧,小子的記憶可沒厲害得記下所有細節和說話)那時的小子,驚奇中帶點震撼,說了聲謝謝便換了那枕頭。表面上像是沒事般,內裡卻不禁生出一份感動,心想:這是怎樣的一個人?阿聰見我接過枕頭,也像沒事發生般繼續自己的活。對的,這件事對他而言,確只是一件小事,小得在生命中不留下一絲痕跡,卻不知對方記在心中多年。

題外話,這個枕頭伴了小子有七、八年,畢業後帶回家繼續用,睡得稱心寫意。可惜前兩年,媽媽幫忙換了新枕頭後,它也就人間蒸發了……

阿聰每次回家,總帶著數大盒的餸回宿舍,放在樓層的雪櫃內,作我們二人那一週的主餸,有豬排,有菜,有薯仔等等等等。對那時以吃低調麵為主食的小子而言,阿聰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小子就是那被照顧的一個。當在學期間聽著見證著不少同房不和,甚至至老死不相往來的故事,回顧和阿聰的三年時光,除了感恩,餘下的是感謝。

和阿聰差不多定期每年的相遇,日子越來越多,一一六四七一,同行公義路。
祝賀你,兄弟,你將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和阿聰經歷了很多,短短一文,當然道不盡、說不完,但小子必須感嘆,造物主的奇妙安排,凡人如我倆真的無法參透,無法預料。還記得大一時的阿聰,是一位基督徒,在房內會定時讀經靈修,更曾邀請小子參與的團契聚會;反觀那時的小子則極討厭基督教,甚至試過在某晚上,特地在網絡上搜尋質疑聖經的各種說法,和阿聰辯聖經一個通宵!相信任何人也不會預料到,十年後的我倆,在信仰路上,竟逆轉而行。在一次飯局中,當小子得知他已離開主,他得知小子熱切慕主之時,二人也不其然有一剎的愕然。


感謝主讓我倆能相識一場,有共同生活的日子。今天,阿聰你將結婚了,雖然你短暫離開了主,但容讓小子為著你的婚姻、家庭生活和工作繼續恆切禱告,小子由心的為你倆的結合感到喜樂!恭喜你們。願主祝福你和你太太二人有和睦,有相愛,有坦誠,願你在未來的日子能回轉向神。阿們。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台遊記趣(二):海生館內的余光中

在墾丁的首天,小子一行四人去了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簡稱海生館)。對香港人而言,這地方一句話就明白了:沒有機動遊戲的海洋公園。


對逛厭海洋公園的小子來說,還是有不少有趣的海洋生物可見的,這一回就讓小子以相代字吧:

圖中的是鯰魚,原本也沒甚麼事,但這展館內有一個小壼,看著壼內突然有十數條鯰魚在探頭、湧出,感覺有點嘔心。




























在展館中,還有展示人工養殖的生蠔以及小蝦和大龍蝦。(為何都跟吃的有關呢?汗......)


























































還有一個企鵝館,雖然香港也能看到,但企鵝傻呼呼的,實在太可愛,在彼岸見到,依然讓小子注目探望,女朋友反應就更大了,哈。

































其實,在海生館遇到甚麼生物,遊人也應該不會覺得驚訝。但當小子在館內見到余光中的詩作時,卻真感到訝異了。或許,只因小子早已習慣,在香港,文學就是如斯孤獨小眾的存在,和商業,和熱鬧,是掛不上鉤的。小子絕對想像不到在海洋公園內會出現董啟章小說的剪影,或也斯的詩句。在海生館出現的三首余光中的詩,確與此地此情相合,實在是一次有趣的文學與景點的結合。























































《海不枯,石不爛》余光中


每個人的家譜追溯到遠古 
你知道嗎,都是一條魚 
深海遠洋,才是我們 
最早的故鄉,懷鄉正是懷古 
望海的眼睛,因此,都著迷
似乎記起了什麼,卻說不清楚 
水族的歷史,人類的身世 
在岸上,在藻間,在水底
聽得懂海豹的狂吠嗎 
鯨魚的腹語,海鷗的悲啼 
迷霧與羅盤之間,神話 
從何處起頭呢,而科學 
在何處接手?恐懼與好奇 
該如何區分?星隕,海嘯,地震 
我們的星球,雷摧,電劈 
火災與水災交替的地獄 
要等幾億年才到人間
這歷劫的驚險,要問 
倖存的盲鰻與鸚鵡螺 
或向紅龍與巨魷去求證
上船吧,探險的潛艇 
會帶你深入墨藍的夢境 
去探寒武或侏儸的現場 
蝦蟹從不吐露的隱情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台遊記趣(一):關山落日

  在遊墾丁前,女朋友已說過期待看到台灣的日落。她上一回遊台時和這壯景緣慳一面,這回就更添一分期待,看她在首天夜市行購買明信片時,特愛日落的一張,甚至不捨它寄贈好友就知道了。

  在墾丁的次日,我們乘著租車出遊,六時一刻由白砂出發關山,在起行前,女朋友還在說,今天雲很厚,太陽都被遮蓋住了,很大機會看不到日落。同行的好友便問:那我們還去看嗎?她立即回應:當然去,碰碰運氣也好。

  在車途上,小子在車窗外看到遠方的天空透出異樣的橙色,心想:這回行了,應該看得到!用手機拍下那一幕後,心只在想:不知還有多久才到?希望日落別這麼快消失。老實說,事前,小子對日落沒太大愛好,但既有緣遊台,可不想女朋友再度失望。

在車上看到那一抺令人振奮的橙霞。

   下車後,找到上山的道路,小子跑在前頭,在山腰見一圍欄已被破壞,一堆人在此觀日落,但有些樹擋著視線,匆匆拍下照片,便又繼續跑到山頂的觀景台。如預期般滿是人,找著隙縫站著,拍照過後,便和女朋友靜觀日落了。

最璀璨卻短暫的一剎。

  看著夕陽西下,這個日落和小子之前看過的有點不一樣(小子必須說明一下,小子其實並沒有看過很多回日落,而且都是在香港觀賞的)。那橙紅的霞光由中心開始漸見擴散,看著旁邊的厚雲邊沿也漸染上一層火色,隱約看到海上搖曳著半個殘陽倒影,心不其然浮現一個詞語:「火燒雲」。這現象小子只聽說過,還真沒親眼見識過。這天的落日一定不是最壯闊的,但足夠感動小子了。

相機實在拍不下那一幕的美,記在心吧。



  小子和女朋友拍了幾張照片,看著天空慢慢變紅,到某一刻,女朋友放下手機,對小子說:「我以為,我能用相機將眼見的美景拍下,但其實,最厲害的相機是我們的眼睛,讓我們靜心去欣賞眼前的落日吧。」小子就這樣牽著女朋友的手,合著口,眼觀著同一景,同記在心坎,溫暖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