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面對政權的不公義,基督徒如何應對?

  香港適逢多事之秋。六月二十日,是佔中公投的第一天(網站和手機APPS),超過三十萬市民投票表態;是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事項的日子,數以千計的市民在立法會門外關注、示威。

  面對政權的不公義,我們基督徒要如何應對的呢?我們的角色是甚麼呢?

  在香港,人們常認為基督徒是離地的,活在教會的世界裡,並不理會社會發生甚麼事,是沉默的一群,但卻只會在同性戀議題上忽然熱心,大力發聲,感覺虛偽。這樣的認知導致很多非信徒將基督徒標籤為帶貶義的耶撚」。

  人們很自然的會在道德上以高標準要求我們。但我們很清楚認知到,基督徒絕不比任何人來得高尚,絕非道德上的完人,我們只是蒙恩的罪人。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們確實應該以高標準要求自己,以主基督耶穌為楷模,若容讓罪長存,無意悔改,就是偽善了。那麼,我們基督徒在這樣的處境,按著主的教導,要如何自處?我們的決定正奠定人們如何看待基督徒這群體。

  首先,當然是不能投向不公義的一方。不是說笑,這樣的事情是會發生的。現在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就是一個好例子,他和其家人在東北發展計劃中擁有三塊農地,若政府真的收地補償,將可獲一千二百多萬元,明顯的利益衝突;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牧師在兩個月前的言論亦是一例證,他表示曾與包括佛教、道教等團體討論「佔中」等相關問題,宗教界已有基本共識,就是不希望「佔中」發生,「宗教不會叫人暴力抗爭的」。他混淆視聽、維穩向共的傾向,惹來頗大的反對聲音。其實主耶穌當年在進入耶路撒冷,看到聖殿滿是在做買賣之人,行為一點也不和平,「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他成為賊窩了。」(馬太福音廿一12-13)行為本身是否正確,端看是否乎主的心意。在小子眼中,這些都是壞的見證。

  其實,大多數人應該是屬於沉默的一方。面對紛雜的局面,哪一個立場也會有人支持或反對,真偽難辨,要清晰判斷對錯、是非,絕非易事,更未算上當中的灰色地帶,甚至有意為之,散佈有利己方的資訊。純粹的客觀並不存在,你以甚麼身分和角度來看事件,才是決定你立場的主因。以上的情況,不論是否基督徒也合用,正因如此,既然在很多社會問題上很難有絕對的真理、正確的一方,自己又如霧中看花般不清不楚,倒不如保持沉默。認真說,面對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要弄清箇中細節,破解資料的陷阱或錯謬,分析出讓人信服的結論,很多時候,需要長時間的跟進和嚴密、具分析力的頭腦,在這世代,有這份能力兼耐性,又願付出時間的人,不多,絕對不多。這也是近期大事件懶人包興起的原因。面對這情況,小子了解,但並不同意,因為這代表著你放棄了自己表達意見的權利,變相給別人機會強加立場於你身上。

  可能有人會問,那為何基督徒會在同性戀議題上特別多聲音,給人對社會事務忽然熱心之感?因為聖經很清晰表明同性戀是罪(可參利未記十八22;羅馬書一27),所以面對這個議題,哪怕一些信徒對近期的不少同志平權活動的理念、目的並不理解,也可以很清晰的表明立場反對。老實說,這議題涉及的範圍,包括法律上的,小子不十分理解,難下甚麼判語,但同性戀行為本身聖經很明確表明是罪,同性戀傾向者本身卻並不是罪,我同意教宗方濟的話:“If a person is gay and seeks God and has good will, who am I to judge them?”多一分憐憫,少一分論斷,這世界會更美好。這世界已滿是罪,同性戀中涉及的只是其中一種,並不比其他罪來得嚴重,包括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以上的罪列舉自羅馬書一29-31)。所以,若基督徒在平日只集中在聖經中直接有表述的事上,不用多作思考便能作出斷語表態,但一逢上一些間接述及的,需經思考的,便保持沉默,例如說不義,聖經不會直接說共產黨如何不滅,泯滅人性的,這需要我們自己去搜集資料,去認知他們所行邪惡之事,經分析後才明白,去表態。若基督徒放棄這個過程,便很難免去非信徒對我們一些負面的標籤。老實說,「忽然熱心」、「忽然公義」這類說法,很難聽。

多一分憐憫,少一分論斷,世界會多一點溫暖。

  總會有一些基督徒是願意按著主的呼召走在眾人所不願走的路上。佔中三子中,戴耀廷教授和朱耀明牧師皆是基督徒,這個行動本身對抗的對象是國家機器,他們的付出並無實際金錢的收益,甚至顯明的會成為共黨的眼中釘,後果難料。戴教授在一次訪問中表示:「這不算是個政治活動,對我自己而言,這是一個宗教活動,我在傳道。我把我一生所教都放進去了。」他說:「因為聖經裡說,要行公義(Do justice),重點是要行動。」學民思潮發起人之一黃之鋒也是基督徒,在六月二十二日佔中公投,朝九晚九在街站宣傳,跑滿港九的票站,為的是讓市民願意投票表態,支持他們的學界方案,為的是想香港有民主。回溯兩年前的國教事件,他在九月留宿在政府總部超過一週,每天在發言、抗議,為的是甚麼?難道又有酬勞嗎?他們當然不是唯一的例子,但應該算是最為香港人熟悉的基督徒了。陳日君樞機也是一例,看著他在剛過去的一週,為呼籲大眾爭取普選而毅行84小時,在聖堂累倒睡著的照片,哪怕你不喜歡他,不認同他,但你也不得不佩服他,讓人動容。他們的共同點是願意犧牲。他們能堅持公義的信念和主耶穌的教導而行,就是對非信徒而言最有力的見證。

82歲的陳日君是身體力行去呼喚大眾力爭普選。
(蘋果日報圖)

  或許有朋友會問:「你倒說得輕鬆,難道一定要如此犧牲才算是基督徒嗎?不抗爭就不是了嗎?」小子定要說:不是。上段小子已寫明,願意按著主的呼召而行是前設,不是每一個人也要用命抗爭才算合主心意。主讓我們降臨世上,有著祂的定意,肢體互相效力,成就合主心意之事才是正道。小子小組一位弟兄的分享正好是一例子,他說:「我不太懂政治,平日也不太留意新聞,我只恆常在教會事奉,去關心教會的弟兄姊妹和區內有需要的人,這是不是不好?」其實,這正是互相效力的呈現,不會、也不能全部人也去抗爭不公,在社區也有很多場合需要我們基督徒獻出愛心。另外,傳道人也對小子有所提醒,恆切的禱告也很重要,是我們基督徒應有的舉動,信徒同心的禱告,主必垂聽,也代表著我們對事情的關注,放在心中。所以,信徒若不理解議題細節,但依然能夠關心,為香港禱告。近日,小子之教會將香港政制的發展列入「禱告核心」內;在主日,牧者也有向會眾提及有關議題,這些舉動、這種關注本身也是一種表態,讓小子感恩,小子的教會除了傳播愛心外,對世事並不冷漠。

特別強調,此非設計對白!
這世代,廉恥何在?
(主場新聞圖)


  小子實在不願所愛的香港變得如此污穢不堪,每一回看著梁振英那些指鹿為馬的發言,實在令小子難受,無名火起,願主垂憐。若信徒都能行出基督之道,如彌迦書所記般,「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世界將更美好,我們每一個基督徒便會是最有力的見證,讓非信徒願意去了解我們所持守的教導和所傳揚的福音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各位主內肢體,共勉之。

2014年6月16日 星期一

論良知.說無恥

近日香港正是多事之秋,觀乎這一期長毛的入獄,共黨發表白皮書,在政府總部外警察對那班抗議東北發展計畫的市民清場時的作為,六月二十至二十二日網上投票佔中.普選方案的網站受黑客大量攻擊等,而共黨之人民日報亦會適時發布顛倒是非的社評(例一)配合抨擊,共黨的打壓已經是明刀明槍,不再是背地裡的陰謀。最令人齒冷的是,每逢共黨插手其中,總有一群人甘願為牠開路。難怪有這樣的說法:共黨就是一面照妖鏡,黑與白就此分明。

若朋友看到此處,卻不明白小子在指涉甚麼,那你應該沒有留意近期香港緊張的局面,冀望你用一點時間了解這一系列關乎香港存亡的大事。

其實,不是所有人都沒有良知的。孟子主張人天生有善端,曾以牛山作喻說明:牛山曾經長滿樹草,無比茂密。但由於人們不斷上山採伐,又在此放牧牛羊,很快牛山便變得光禿一片。經過的人不知情,便以為這牛山從來是如此的。(原文記於《孟子.告子上》)聰明的諸位應該知道孟子所說的是甚麼吧。其實,人是有良知的,但是,能否好好保護、滋養這良心,就看那人願否堅持了。真的,那怕是無恥的梁振英也有良心的,對,真的,曾經。小子絕不忘梁振英在六四事件翌日,以個人名義於文匯報刊登聲明中的那句「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何等的擲地有聲!那時的梁氏,應該尚不曾學會用雙重否定句。

昨是今非,良知泯滅之實例。
(《主場新聞》、《爽報》圖片)

只是,良知既然可滋養積累,自亦可消耗殆盡,就像我們的儲蓄戶口般。人生路上,有無數關口需要我們去抉擇,每一個選擇,皆可能伴隨著道德上的肯定或責備。當你越具備良知,抉擇時便越導向你作合乎道德的決定,做錯事時,良心便越受擊打,罪咎感也越強。我們是普通人,很難如浮士德般一下子便將全部靈魂賣給魔鬼,但若你或不儆醒,或有意識地,一次又一次的出賣良知,到結餘數歸零後,恭喜你,你便變成了一名無恥之人了。無恥就是這樣煉成的。

現時的港府,就是被這樣一群的無恥之徒把持,迎合共黨之意,老鼠搬家般將香港的核心精神和價值逐步侵蝕,包括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為民效命的警察,香港的土地等等等等。真應了諸葛亮《出師表》中的那句「此誠危急存亡之秋」!定有人會說:「我們都只是微小力弱的普羅大眾,甚麼也幹不了,沒有用的。」對啊,我們這些普通市民,面對著大惡的中共,誰也不是一個打十個的葉問,但現在小子不是叫你用生命來抗爭(人總有避險的天生),只需要你趁現在還能夠發聲的機會,發表的你的意見已經足夠。現在,機會就在你眼前,在這一星期許的時間(六月二十至二十九日),為普選方案投下一票吧,另外,在七月一日站出來參與遊行吧。認真說,這兩回事,十萬人參與沒甚麼用,一百萬人以上才有威力,靠的就是有良知的人站出來,匯聚的那股浩然之氣。


小子自己已和良知對過話,下定決心了。朋友,你呢?

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又一年六四.後感

  一年總有一約。生繡的感情又逢維園夜。

  面對香城近一兩年的亂局,小子想來真要感嘆,對中聯辦而言,梁氏政府的管治是卓有成效的。推行政策時低劣的手段,官員傾斜的言論,密集的失言,皆讓大眾市民如小子般有麻木之感,見怪不怪,習以為常。思想的齒輪就此停止轉動了,很多事,第一反應會是:又是這樣了!這也算是另類的愚民政策吧?

  但,有些事總不會忘記,總會繼續思想,在小子心中存留,甚至想推而廣之,在更多人心中留痕。六四之於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今年的六四夜,同樣是到維園靜坐,和往年有些許不同。

  今年教會有一些弟兄姊妹約在一起結集前往,成員組成很有趣,有導師,有職青,有大專生,有少年人,這也算是一個薪火相傳吧?

願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在這晚燃起燭光。
願主保守那群有勇氣面對高
牆的人。

  今年,女友陪伴我同行、靜坐、燃點燭光、默哀。她是首次來六四晚會的。我感謝她願在這場合與我同在。不是說笑的,在香港,女生和政治總好像要隔著一條鴻溝,王宛之一句「我討厭政治」,或許真道出不少女生的心底話。所以,感恩,感恩女友對世界不冷漠,對政治不抗拒,有些事,她未必很了解,但願意去了解。這已很足夠了。

  今年,教會有一些轉變。剛過去的星期日,崇拜程序表的禱告核心欄目上添上了「為六四的死難者家屬和流亡海外的人祈禱」。牧師也在近日在面書分享關於六四事件的資訊,表現出對受害者的關懷及對極權政府的譴責。小子感恩自己視作家的教會是追求公義的,牧者亦展露了其憐憫之心。在晚會時,小子和女友分享這感受,笑說幸好教會和自己的信念是一致的,否則,小子能否安處其中,實是疑問。小子知道,有些教會是避談政治的。


  今年,小子在十八萬人當中。寄願,數年後的今日,有一百萬人舉起燭光,讓光遍布銅鑼灣。直到,我們能以笑容迎接這日,這日不再需要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