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演講稿:「信仰尋索,蒙恩得福」

這是在十二月三日小子在學校早會短講時的稿件。
從內容看,算是小子信仰的見證吧。不過,由於打算將短講控制在七分鐘內,免得招學生怨,有不少地方未能深談,但能在全校學生面前分享經歷,實是難得的機會,感恩、珍惜。

***************
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早晨,很高興我又有機會站在這個台上,和大家見面。大約每隔兩年便有一次這樣的機會,一回是說「閱讀的滋味」,一回是說「幸福是甚麼」,若果同學你在學校有一定的年資,又有記性的話,應該依稀有些印象的。今回的題目是「信仰尋索,蒙恩得福」,簡單來說,就是分享一下我如何行我的信仰路,如何因信主而得福。

  若果同學心水清的話,應該會留意到今期橋樑,校友分享欄目的文章是我寫的,想不到只過幾日,我竟有機會向全校師生有進一步的分享,讓我補充文章中未盡的話語,主的安排真是奇妙!我必須強調,文章的重點絕對不在我是哪年畢業,由哪年開始回母校,即這裡任教,暴露出我年齡的秘密,而是補充在當中所寫,我當年在這裡讀書時,對耶穌的憎厭。

  時光倒流十餘年前,我因會考失敗來到呂中就讀中六,之後兩年的時間,我一心拼命想讀好書,爭分奪秒,彌補之前幾年的懶散。每逢週會,有牧師講道的時候,我心總是在想:真浪費我的時間,給我溫習做功課更好,看書又會給老師罰。主的話語,也理所當然聽不入耳。每當我抬起頭,看見禮堂上方那句「真理使你們自由」,那時幼稚的我只會想:耶穌,你給我那門子的自由?我現在便很不自由了,能否投訴你貨不對辦,在騙我?

  到一一年,有朋友邀我上教會,盛情難卻,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去一去,若受不了便會放棄,無謂勉強。怎料,首回去教會,有數位信徒來和我談天,他們的親切和友善讓我很難生出惡感,只感到溫暖;牧師的講道,細味之下,又覺得似有些道理,有些啟發。就是這樣,我便留下了,因為,我在這處心很舒服,也感覺自己能在講道中有所成長。我是一個努力尋求成長的人,我很怕生命的路會停滯,甚至倒退!認真的跟大家說,這是十分難受和可怕的。正因如此,我思考了三個月的時間,知道這位神原來不是騙人的主,而是真令我成長的神,所以,我也順之然在之後信主了。

  信主後,是否就變聖人了?所有壞習慣就戒除了?聰明的你們一定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人滿有罪性,例如貪婪、懶惰、驕傲、自大。信主後,罪依然存在,我們只是蒙主救贖,獲得主恩的罪人,我也常和我的學生說,我也有很多缺點,絕不完美。但有一個重點是,我們因著主的教導和指引,我們知道怎樣才能擺脫罪,知道怎樣才能成長,成為主所喜悅的人,如何因著主而常常喜樂得福。

縱然是信了主,我們依然是罪人,只是蒙受了主的救贖。
所以,從來基督徒也不比任何人來得高尚。

  嘩,陳SIR,你說得這樣好,要怎樣才能做到啊?各位同學,其中的方法其實就在你眼前,「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這是聖經中詩篇第一篇的首兩節。我也相信聰明的各位也明白當中的意思,簡而言之,就是「行正途,愛主令,福隨來」。正因如此,傳福音也是主對信徒的命令,馬太福音最後一章說到,主命令門徒,「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我們很乖,很聽主的話,所以平日才常常想將世上最美好的事物──福音向我有教的未信的學生述說,讓你們得福,我們也隨之而無比喜樂。這是真的,向你們分享,上個月是我讀了三年的碩士學位的畢業禮,三年可不短,放工後去上課一點也不輕鬆,但真到我畢業時並不有太多的喜樂。反而在那一期,福音週過後,我教的那班學生有因而信主的,我及後成功邀請他們上教會,有回象山堂的,有回我自己教會的,那種喜樂,實在比世俗的畢業大無數倍,實在遠不能相比。

  只有大能的主,能讓天生沒有四肢,只有一隻小雞腿的力克.胡哲以感恩而堅定的心活下去,讓他以其生命經歷去感動世上的人,不以殘缺為苦,反視為恩典。

  只有大能的主,能讓德蘭修女一整世在加爾各答照料著貧苦大眾,為垂死之人洗去身上的蛆蟲,讓受壓迫的窮人能有尊嚴地死去,不以物質貧乏為苦,反視為恩典。


  原來是真的,原來只要遵從主的教誨,你便能擁有無限的喜樂的自由,無任何人、事、物能束縛你的喜樂,原來真理真的能使我們自由,主並沒有騙我,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好,所以我很想你們也能經歷這種美好,得著這種福分。誠心祝願未信的諸位,願你打開心門,嘗試去親近主耶穌,成為有福的人。感謝各位專心的聆聽,謝謝各位。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奇妙恩典

此文載於學校刊物內「校友分享」欄目。
書寫過程中,回望這些年的教育生涯,恩典太多,數算不盡,向主獻上衷心的感謝。

*************************
  不得不嘆一句:時間不等人。或文藝些,來一句「時光飛逝」。
  猶記得六年前學校三十週年校慶時,我也曾寫文憶述舊事,載於校刊;再追溯早幾年,原來我距離脫下那套米色恤衫、啡色西褲,離開呂中,不覺十年了。正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說的不單是呂中校服由啡而藍的激變,更多的感慨在生命道途上前行的過程中,有些人只能陪你走短暫的一程,有些事只能在你心坎留下淡淡一筆,甚至不見痕跡;更黯然的或許是:曾經濃重,後卻了無蹤影,如牛山上已逝之木(語出孟子之典,讀過文化專題的高中同學,還有印象吧?)。
  我必須感恩,曾助我由會考低谷站起的呂中,不止沒有消逝,到我步入職場後,竟是重回母校任教,讓呂中在我生命中留下更深墨的一筆,這是偉大的神奇妙的安排之中,卻絕對是愚拙的我意料之外的事。
  我無意在此細說當年在呂中初接觸耶穌,滿有憎厭;到十年後的當下卻成為學校團契導師,為著任教的班別中,因有學生信主而大大喜樂的這種奇妙事。(但讀者若有興趣,絕對歡迎你找我談天,讓我向你分享我的信仰路)但我很想藉著此文去分享、去感恩,這些年來我因著呂中而得的喜樂和滿足。
  學生永遠是學校的主角。我常和朋友分享,教師從來都是努力做著撒種的工作,但學生何時能破土領悟,有所成長,卻由不得我。或許因著教學年資漸長,畢業學生日眾,開始見到些微薄的收成,每一回皆令我從沉重的工作中帶來一點點鮮活的空氣。如看到中一時還常叫嚷自殺,小息常滾地,讓師生煩惱無比的黃同學,現今開朗不少,不再沉鬱,踏實的在工作;曾是問題學生,進出訓導室如家常飯的龐同學,畢業後到北京讀書,回來探望老師時,也見成熟不少,不再橫蠻;某日在星巴克時,買了杯咖啡,杯上寫了一句「enjoy your summer holiday」,還附上一個哈哈笑臉,原來一位舊生在做咖啡師,看到我這個粗心的顧客,特地送上簡單卻真誠的祝福;昔日於畢業前,向我分享十年後要開一間甜品店的陳同學,還誇口說要找我剪彩,我還笑言「到時候記得給我折扣」,今時原來早在理想途中,已讀畢廚師文憑,在某間酒店任職,累積經驗中,我期待收到VIP待遇的那天!其實類似事例還有很多,但字數有限,未能一一數算,但感恩真的無盡。

原來不知不覺,小子以不同的身分在母校存在快十年了。

  鄭紹麟老師為其著作命名為「象山情」,黃家榮老師近年入腦的一句「明才一家人」,兩句道盡了呂中最讓人留戀的那份如家般的情意。這份情,穿越時空,連繫著三十六年來在此停駐過的師生,我竟能以三個身分──學生、校友、老師,進出其中,何等有幸!我生命中有很多美好,呂中的人和事絕對是不容否定的佔有一席位。若要事前去編寫這人生的劇本,我絕對編不出來,唯有偉大的上主能夠,就讓我以《詩篇》中的一節為此文作結:

「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詩九1

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釋論大丈夫

  儒家為中國人提供了個人道德修養的標桿,孔子稱盡仁而成君子,孟子論取義而為大丈夫。孟子為其下定義:「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歷代廣受傳頌,道出了一個有良心的人,在生命以外,有更高的追求和堅持,這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主因。此處所言的良心,唐崇榮牧師(也是一位哲學家)提出了一個簡單而具說服力的定義,就是儒家所尊崇的仁義禮智綜合而成的道德標準(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細閱其文章)。必須說遺憾的是,孟子這番話經歷千年至現在,更多的是成為一句套語,有多少人真了解孟子的精神?更枉論在生活中實踐?

  要了解這番話,先要了解當中字義。文言和白話文其中明顯不同之處是,文言單字成義,白話卻慣常以詞行文,若以現代漢語的習慣回看文言,以詞的形式釋義,容易流於粗解。以此言為例,「富」與「貴」、「貧」與「賤」、「威」與「武」皆指涉不同的涵義,說的是六種狀況,而非「富貴」、「貧賤」、「威武」並稱同解。

  「富」是指巨額的財產,若論富之極致,不得不說是全球首富BILL GATE,有超過八百億美元的身家。「貴」是指尊顯的地位,例如中國主席習近平,稱得上具無比權勢,地位尊崇。「淫」解受迷惑,此句「不能淫」就是指大丈夫不會因BILL GATE將身家給他;或習近平讓位給他(不舉奧巴馬為例,是因美國是民主社會,要登上大位,靠的是爭取民意,沒有讓位一說),而讓良心受到迷惑,做出於其有虧之事。

  「貧」是說處身窮困的生活環境,像漢初的大才子司馬相如勾得美人卓文君,共相私奔至成都後,境況慘得換來《史記》以「家徒四壁」來形容。或境況好一點點的,如孔子最欣賞的徒弟顏淵,住在陋巷,一碗飯、一勺水就是一餐了(《論語.雍也》:「一簞食,一瓢飲,住陋巷。」)。「賤」在此處是指低下的地位,唔…...若按我們尊貴的特首梁振英來說,月入低於一萬四千元的,他應該就會認為是「賤人」了,所以不會配有選舉權。「移」指搖動,此句「不能移」就是說大丈夫那怕比司馬相如混得更慘,連家也沒有,要像那班在雨傘運動中睡在街上的抗爭者般,受著風吹雨打,又或者做著一份低下收入的工作,甚至失去工作能力,要拿綜援也好,良心也不會動搖,為著要改變這些境況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威」是指權勢,特別是指面對強大得壓服己身的力量,例如王維基為香港電視申請牌照開免費電視頻道,明明一切按程序而行,在三個申請者當中(還有有線和NOW),他的條件也絕非最差,前期預備也是最足,最有熱誠,但結果就是因梁振英的所謂「一籃子理由」,硬是不發牌照給魔童,這就是以政治上的「威」壓人。不得不多添一句,另二公司獲批牌照,但截至現在,卻未見行動,逼我們香港市民繼續只能收看CCTVB。而「武」之一字,就直接了當的,用物理力量讓你聽話。對中國百姓而言,最具武力的當屬城管,在去年,數位延安城管對一位商戶在街上痛打,那躍起的雙腳踩在百姓的頭上,應該是最典型的例子了。「屈」為折服之意,「不能屈」就是指不論面對任何權勢高壓或被施以虐打也好,也不會因而屈服,出賣良心聽施壓者之命。

延安城管殘酷的一瞬......
(取自新浪圖片網)

  所以,「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三句話,其實想表達的的是,不論是處身「貧」或「富」,地位是「賤」或「貴」,也要保守己心,這是主動的出擊;而面對壓迫,不論是精神上的或物理上的,也要堅守良心,這則是被動的防禦。若想再理解得簡單些,就是面對任何情況,良心皆重於一切,權衡之下若要抉擇,其他皆可捨棄以保存良心,包括性命。所以才有孟子著名的一番話:「生,我所欲也;死,我所欲也。兩者不能兼得,捨生而取義也。」

  行文至此,可能有朋友會生疑,孟子話說得響亮,但會否只是美好的空想?其實,從古到今,確是有人符合以上條件,稱得上大丈夫的。雖然不多,對,真的不多,因為人是醜陋的,滿是罪性的。且看小子稍論此些可敬之人。

  上文提過的全球首富BILL GATE,他擁有大量財富,不是只求享樂,而是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親自擔任主席,針對地球上危害人命的疾病,研究解困之法。現階段,最具成效的是防治瘧疾,幫助數以百萬計的非洲人避過這致命傳染病;東漢末年的諸葛亮,最顯貴時官至蜀國丞相,是皇帝劉禪的亞父,真稱得上是其國中最尊貴最具權勢之人,但從不仗勢,或因貴而傲,一生持守良心,不尚繁華,慎言篤行,教子嚴謹,在《誡子書》中留下「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佳話。以上二人,配得上「富貴不能淫」之語。

  上文提過的顏淵,正是安貧的典範,那怕是處身那極窮境地,顏淵也繼續努力修養己身,遵從夫子之道,孔子最稱許其「不遷怒,不貳過」的品行,即不會將怒火發在無關的人身上,犯了過錯從不會再犯;在這個月的雨傘運動中,有很多並無權勢的內地人本著良心聲援香港人爭取普選,明知會因而被捕,依然無懼。結果,確是如他們所料,有不少人被抓和失蹤……(詳情請看有關報道)這兩種情況,確算是「貧賤不能移」。

  南宋末年,蒙古軍隊南下,宋帝昺逃至香港,自盡而亡。大臣文天祥繼續抗元,兵敗被俘。忽必烈愛其才,親自招降,是死是降,全在文天祥一念之間,他毫不猶豫回以一句「一死之外,無可為」,何等擲地有聲,兼在獄中留下為後人所傳頌的《正氣歌》;近年,無數中國百姓因著遭遇政府的不公平對待,為尋求解決之道而上訪,但太多例子是不止訴求不受理,反而遭到痛打,被驅趕的景況,但仍有百姓是屢挫屢戰,繼續上訪,為的是尋求一種公平。此制度之惡名,內地歷年也有不少熱議,事例繁多(稍列一例,朋友有意可自行閱讀),不贅了,但真有些百姓以性命來堅持,不向強權、暴力屈服,某程度上,實在值得佩服。以上二例,是「威武不能屈」的明證。

文天祥畫像。
是否大丈夫,不因強壯,不因智慧,
而是看良心是否純全,能否堅守。
  列舉以上之例,為的是說明,孟子所說的「大丈夫」,在古今皆有聞見,這不只是一種假設的理論,像是那只聞其名,從不見其身的威尼斯水怪般,而是一種能實踐的價值觀,展示出人性光輝的一面。


  對正常人而言,危急關頭能否做到捨生取義,實在難料,但平日心總會嘗試想趨向美善,保守著良心(那怕現實上因各種罪性而間或失守);但總有些人,為著私利,主動出賣良心,這又等而下之,枉稱為人了。

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論事不過三

  古人有句老話:「事不過三。」起源、出處在哪呢?小子還真查考不到,但小子在課堂上看著這班孩子又一次欠交功課,腦海不其然浮現起這句話。

  人之所以為人,聖經早已清楚道出:人是神用塵土所造,承受神的生氣,成為有靈的活人,其他萬物並沒有這靈性。古哲亦有論及,孟子說過「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人與動物的分別在有否德性(仁義禮智)在心。套用在教育事工上看,這靈性(或德性)代表著人是有學習能力的,懂得汲取教訓,糾正前錯,從中成長。這是人和動物最不同的地方。

  在同一件事上,若要原諒別人,嘗試包容體諒,給予別人改錯的機會,為何是三次呢?若按中國傳統而言,這「三」當然可以是一個虛數,指「很多回」的意思。但在小子看來,這三回的設定,還真有點道理,深合人情,精通人的心理,確見智慧。

  當人首次接觸一種知識或技藝(以上兩項,皆包含行為上和思想上的)時,聽過教學或指引後,總需要一個思考的過程,讓意識和身體嘗試適應,所以犯錯是在所難免的。正如對一個足球初學者而言,要用「掃把腳」踢一腳貼地直線的傳球給對面的人,聽完教練解說一遍,再看完一回示範後,很少能即時傳出合要求的球,總會有些問題,或數球中只有一球合格。這是很正常的狀況,絕對能諒解。

  好的教師這時候便會根據學生第一回的情況,針對性地再解說,再細說。續上段之例,教練觀察學生的傳球,總是踢不出直線,便知道是未鎖緊腳腂,或踢球的受力點有誤,球便往歪走了。這時教練便會重點向學生說明問題,再給予學生空間練習。再次檢示,可能還會有做錯的時候,但正常應該是有進展的,只是未夠熟練而已,多一回體諒也合情理。

  過了這二階段,學生對所習項目應該已有所掌握,理論上應不會再犯錯。但我們很清楚一個事實:人不是機器。人總會有大意的時候,所以當第三次犯同一過錯的話,老師便應給予最後的機會,加上一聲提醒或警告,希望學生不會再因疏忽而犯錯。這一個原諒的空間,是源自對人性的認知。

  若經過三回的原諒後,那人依舊重覆犯同一過錯,便再沒藉口了。或有以下的可能性:一、無心改過,既然態度如此,自然不應再原諒你;二、學習能力低,若是此項,便可酌量多原諒幾回,但前提是,那人是有心改進的,以及誠心求你原諒。

  由此觀之,三回之設,實是深知人性。

有教無類的孔子,也有搖頭嘆說教不來的學生,
讀過《敬業與樂業》一文的同學應該很清楚。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有效的教育建基於受教一方的態度,若有求學受教之心,資質魯鈍便不是問題;反之,若遇困不學,那怕你有多聰明,難題也不會有寸進釋疑之日。行為上的改進同理。作為教師,只要是見到學生有進程,總會生出一分寛容,但總不能因之將這種原諒視作理所當然。

  態度勝於一切。請盡量記著,「事不過三」,別容讓自己將包容你的那人的耐心和愛心消耗殆盡。

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靈修分享:栽種公義,收割慈愛

「你們要為自己栽種公義,就能收割慈愛。現今正是尋求耶和華的時候,你們要開墾荒地,等他臨到,使公義如雨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耕種的是奸惡,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謊話的果子。」
(聖經.和合本, 何西阿書10:12-13)

小子在近日總在思考這些問題:雨傘運動發展到現在這階段,應如何收場?學聯和政府的對話不會有成果;戴耀廷教授轉眼便又在明天發起現場公投。這種膠著的狀態如何破局?警察和市民的撕裂會否加劇?會否有更進一步的傷,甚至亡?小子不夠智慧和洞察力,看不透時局,很擔心在佔領區的學生。

有點意想不到,今天小子按進度讀經時,讀至何西阿書第十章的章節,有所領受,感覺主為小子解答了一些疑問。

這場運動按現實的情況,這一群公民抗命的市民確實未必能達到原定求真普選的目標,但他們不求私利,持守良心,爭取公義之舉,卻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栽種下公義的種子,小子不知道何時才完全發芽,成長為參天巨樹,但在短短一個月內,太多人和事顚覆了我們一向對香港人的典型想法:勢利、自私、冷漠,讓小子感受到香港人原來擁有何等美好的善性,在這場運動中散發出來。


無數市民受感動,也拿出他們的愛心,出錢出力支持佔領區的人:
有老人家將煲好的老火湯推到佔領區,免費贈飲。
這位是基隆餐廳的Cat姐,每天免費贈送過百盒飯盒,為的只是表達一份支持。
前些天大雨,有市民怕帳篷會滲水,集資買下這些隔水板派發給進在內的抗爭者。
在金鐘政總的公廁滿有市民自行捐贈的清潔用品。
雨後的早上,有市民見街渠塞了,主動清渠。
這位中學女生在旺角區四週,自發清除街上垃圾,包括地上的煙頭。
(以上六幅圖片皆來自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不是說香港人最愛錢、凡事曰利的嗎?不是說香港人很冷漠,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嗎?這類好人好事在這一個月突然有很多很多,讓小子深受感動,讓大家知道,在這世代,尚有不求回報的付出,尚有無私的愛,不是等價交換。這種真誠才最動人。

還有找回香港人像已失去的勇氣。這位市民讓我們知道,我們有勇氣去表態,去堅守公義,去守護我們所愛的城市。


這就是主所說的「栽種公義,就能收割慈愛」。感謝主讓小子能身在當中,感受到這份愛與希望,讓小子哪怕是面對的中共的極權,仍對香港的未來有盼望。

耶和華神是審判人的主,祂說得很清楚:「耕種的是奸惡,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謊話的果子。」另一些人和事,小子就不在此說了,正邪曲直,是非人心,總在心中。在這世上,人能賣掉良心,舌頭能欺哄人心,但到最後,也逃不過主的審判。我們就是如此的渺小。

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

藝術漫話雨傘運動

事緣於九月下旬,學聯、學民提出的學界罷課,最開初是以黃絲帶為記,爭取公民提名。


但自從九月廿六日晚上,在學民黃之鋒呼籲下,一眾學生闖進公民廣場,在及後一天被警察重重圍堵、斷糧,到之後的強制清場,而肇事人之一黃之鋒被拘留超過四十小時兼被搜查家室,警民關係走向對立。


九月廿八日下午四時至五時許,市民和警察隔鐵馬對峙,間有衝突,警方以胡椒噴霧為武器,市民則以傘為盾,配以眼罩或保鮮紙護目。到下午五時五十九分,警察發射了第一枚催淚彈......事態急轉直下。西方媒體為這件事名之為“Umbrella Revolution”(不過中文的說法則紛云未定),時代雜誌讓世人知道了這件事。



面對警察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甚至瘋傳的橡膠子彈的威脅,市民沒有退縮,繼續留在金鐘現場,向強權力爭民主,而雨傘亦成為了反抗暴政的象徵,不同人士亦為此設計了圖案以表支持。


還有一向支持學生的何韻詩和黃耀明為運動打氣而趕製的音樂《撐起雨傘》,亦以雨傘為號:


在網絡上也有不同的藝術家以此運動為題材作畫,表示支持,令人感動(抱歉大多是在網上搜得,未必有來源,歡迎朋友提供出處,讓小子心表謝意):

超熱血!戰狼300黃傘版?
黃絲帶的勇氣。
此圖令小子想起國慶晚會中的司馬文,敬佩。
(Erwin Huang 黃岳永作品
傘,狼,紅星主人。充滿喻意的塗鴉。
endurance and resilience.(Yuko Shimizu作品)
小子喜愛的聾貓也支持!(小克作品)
正牌龍貓也舉傘。
雞蛋面對高牆。
我們呼求。
內地其實也有不少人支持我們香港的雨傘運動(以下的圖都是在微博上找到的):
@qcyl:骄傲的香港。
@szeyan1220:維穩叔叔,我們只有一把傘。
@鳩鵪漫畫:791,後生可畏!
內地有一位時政漫畫家名叫「變態辣椒」,很敢言發聲,也相當支持我們,不過據網上消息,他近日失蹤了,希望他沒危險,能平安繼續創作。
這一把雨傘。取材自真實的場景。
這是政治漫畫了,喻意也明了。
香港也有畫家以作品表態,相當幽默:

當警方說雨傘是武器之後,每逢下雨天,滿街便都是暴徒了。
(Carol Hung作品)
不得不大笑,是童年回憶啊!
以漫畫形式呈現事件和表態的也有不少:

讓人神傷的警黑合作。(Kong Chi Lo作品
草日老師道出了市民的心聲。
爵爵港不停這位旅港台人也為我們畫下真相。
@kuyo6677:娘子 快出來看催淚彈阿 #港式精神
元氣彈也是童年回憶!(笑)
(#肉求不滿 #四格漫畫作品

也有以政治漫畫表達的:

會是另一回六四嗎?(刊於南華早報)
幕後黑手。(MARTIN LAU作品)
也算是相當直白的表達吧。(尋自Anonymous Taiwan 台灣匿名者)
刊於《The Economists》。


小子這一篇BLOG文,其實為的是留下歷史的印記,讓世人知道,香港人民主路不孤單。讓小子以屈原《離騷》中的一句作結吧:「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澳門短宣後感

  這回澳門行是小子首次的短宣,感覺很新鮮。尋訪當年宣教士足印,感受澳門基督教氛圍,實地走訪大街小巷,弟兄姊妹相助相交,行程確是豐富。綜觀全程,有幾點感受特別深刻,記錄如下:

一、第二天下午,我們一行十二人需分組作街頭訪問,詢問當地人關於信仰(例如對罪、神本質的認識)的認知。訪問後的結果很有趣,那怕是基督徒也好,就著這些核心觀念認知有誤差的絕非少數,如神是眾多,具輪迴觀等,是和中國傳統文化是混雜在一起的。原以為前身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門,天主教和神應和澳門人連繫在一起,結果卻非如此。

二、在訪問期間,發現一個現象,大部分市民一聽到我們說想訪問的時候,第一時間也是說「我甚麼都不懂的」,有點逃避,不知和當地的政治環境有否關係。但當我們繼續纏問一會,他們不少其實是很願意說,甚至挺有耐性和談興,態度友善。這種反應,比之香港這講求速度和效率的地方,差別還真大。

三、第二天晚上,我們步上燈塔山,在那兒同心敬拜和為澳門這座城市的人民禱告。因著主的愛,招聚了我們在一起,因著短宣,為著異地之人同心禱告,讓我們的生命不只停留在自己的需要,教導我們要更多關心別人的需要。

  感恩主一路以來的帶領,讓小子能和一班熱心的弟兄姊妹相交,靈命繼續成長,這回短宣,實在是一個美好的體驗,行文至尾聲,讓小子以一首詩歌作結吧:

《同心走天路》

是祢愛的大能 差遣天使在我身邊
從地極到天邊 招聚我們一起
勇敢的向前 不需驚怕暴雨陰天
活著是已經不再是我
同心一起走這天路
同見證主恩夠用
感激主在每天看顧我們
讓我不抖震驚慌
同心一起走這天路
同見證主恩美善
手牽手在每天彼此關顧
靠著耶穌 一生得

繼續為著澳門福音的需要禱告。


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致那些年的同房

阿聰是小子大學期間同宿三年的好友。那段期間,他可算是小子生活中其一最親之人。今天,他將結婚,步入人生的新階段,謹以此文紀念我們之間的友誼,勾起了不少昔日美好光景,以及奉上小子最深的祝福。

阿聰和帥、型捉不上關係(嘿嘿,新郎哥,小子很誠實的),但他是一位好人。在這個扭曲的世代,「好人」一詞已難言美譽,但小子必須強調,他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好人:善良、細心,常關懷別人,照顧著身邊的人(不得不提,其中一個受惠者便是小子)。現時潮流不說「好男人」,興說「荀盤」,再次不得不提,世上又少一個「荀盤」了。小子很感恩,能有三年和他同住的時光。

說說我們之間一些瑣碎事吧。

時光倒退回十年前,應該就是小子和阿聰初相識的日子了。在經歷過八月尾的迎新營後,小子和這位同房還未稱得上相熟,因為小子是內向沉靜的人,數日的相交尚未足打開心房。

九月第一個星期,是我們同宿的第一個星期。這星期的某天早上,小子閒話家常的和阿聰說起頸有些痛,應該是枕頭不合適所致。阿聰建議換一個新的,小子回應:「不了,這是我前些天在日本城新買的,用了十多塊錢的啊!應該不要緊的,別浪費,先粗用著吧。」別笑,在大學時期一窮二白的小子,就是如此斤斤計較的啊!阿聰聽罷,也沒說甚麼,小子也只作閒聊,未記在心中。

事情並未完結。我們二人都是週五或六回家,週日晚歸宿舍的。事隔了幾天,應是週日晚上,小子見到阿聰攜著很多東西回房,也沒為意。然後阿聰竟是對小子說:「這枕頭是我在家拿來的,給你用吧,應該會合用些。」(大約是這樣說吧,小子的記憶可沒厲害得記下所有細節和說話)那時的小子,驚奇中帶點震撼,說了聲謝謝便換了那枕頭。表面上像是沒事般,內裡卻不禁生出一份感動,心想:這是怎樣的一個人?阿聰見我接過枕頭,也像沒事發生般繼續自己的活。對的,這件事對他而言,確只是一件小事,小得在生命中不留下一絲痕跡,卻不知對方記在心中多年。

題外話,這個枕頭伴了小子有七、八年,畢業後帶回家繼續用,睡得稱心寫意。可惜前兩年,媽媽幫忙換了新枕頭後,它也就人間蒸發了……

阿聰每次回家,總帶著數大盒的餸回宿舍,放在樓層的雪櫃內,作我們二人那一週的主餸,有豬排,有菜,有薯仔等等等等。對那時以吃低調麵為主食的小子而言,阿聰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小子就是那被照顧的一個。當在學期間聽著見證著不少同房不和,甚至至老死不相往來的故事,回顧和阿聰的三年時光,除了感恩,餘下的是感謝。

和阿聰差不多定期每年的相遇,日子越來越多,一一六四七一,同行公義路。
祝賀你,兄弟,你將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和阿聰經歷了很多,短短一文,當然道不盡、說不完,但小子必須感嘆,造物主的奇妙安排,凡人如我倆真的無法參透,無法預料。還記得大一時的阿聰,是一位基督徒,在房內會定時讀經靈修,更曾邀請小子參與的團契聚會;反觀那時的小子則極討厭基督教,甚至試過在某晚上,特地在網絡上搜尋質疑聖經的各種說法,和阿聰辯聖經一個通宵!相信任何人也不會預料到,十年後的我倆,在信仰路上,竟逆轉而行。在一次飯局中,當小子得知他已離開主,他得知小子熱切慕主之時,二人也不其然有一剎的愕然。


感謝主讓我倆能相識一場,有共同生活的日子。今天,阿聰你將結婚了,雖然你短暫離開了主,但容讓小子為著你的婚姻、家庭生活和工作繼續恆切禱告,小子由心的為你倆的結合感到喜樂!恭喜你們。願主祝福你和你太太二人有和睦,有相愛,有坦誠,願你在未來的日子能回轉向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