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4日 星期一

粵語何其雅(二)──「對酒」、「幾何」

〈短歌行〉曹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輟?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和知己對酒,實人生一大樂事也!

話說在公元208年,亂世之奸雄曹操統一了北方,中原再無敵手之後,動員了數十萬軍隊,號稱「百萬大軍」,準備南渡長江,消滅劉備、孫權勢力,若成事,天下可謂再無棋逢之敵,統一之路可謂直入坦途。

面對孫劉不過五萬之聯軍,勝券在握的感覺油然而生,一代梟雄曹操也不免帶點輕敵,在大戰前夕,長江濤上設下盛大的酒宴,和手下先預支勝仗的快感。能生下七步成詩的曹植,曹操的文學修養當然不能小覤,看見掛在黑夜的明月,疏落的星星散伴在旁,對照席間的熱鬧,不免詩興大發,吟誦出著名的〈短歌行〉。

  先勿論曹操此詩其實重在表露心跡,志在求賢,他開首八句以哀思愁緒入調,散發那種悲涼氣,才來得精彩:我們的人生中啊,有多少次能和志向相合的伙伴相坐,以酒對囑,亢而高歌呢?人生的短暫,有如朝散的露水,心中憂苦的,又何其多呢?想解愁?喝酒吧!

  或許嶺南人愛煞曹操這種好像帶點無奈的悲涼格調,故常宣之於口,當中的「對酒」、「幾何」就成為我們粵語中的熟語了。「對酒」的「對」字本身是讀第三聲(音兌),但口語時為更響亮,會升高為第二聲,讀排隊的「隊」音,就是解和別人一起喝酒;「幾何」的「何」字則原是讀第四聲,同理,口語時轉為第二聲,讀「可」音,有不常見、難得的意味。小子這次就以一番對話作結吧!

「嘩,大文,重乜事同人對酒對到咁醉?」「無幾何咁開心嘛,雲加話會用一億英磅買球員喎,咪同朋友去慶祝囉!」(玩笑玩笑,兵工廠球迷別介意,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