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粵語何其雅(一)──「捉伊人」

《詩經.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
 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
 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洄從之,
 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朋友,你有多少年沒有玩「捉伊人」了?
  粵語中雅語甚多,可謂「出口成文」,這是一種歷史累積的底蘊,讓我們抽取當中的片言隻語,趣品一番吧。

  翻一翻距今二千多年的《詩經》,這首《蒹葭》寫了周朝時的秦國有一個人,在涼秋某日適早之際,步至河岸邊,看著細長的水草,蘆葦正初長,淡青色的葉上掛著霜露。好一幅帶詩意的畫像。

  這人極早出門晨運,以為是舒舒筋骨?才不是呢。原來他在找人!他隱約看到有一個人(應該很大機會是美女!)就在河的另一邊,便沿著河岸邊找,找著找著,那人好像到了河中央。秦人並不氣餒,沿河續尋,「伊人」卻又閃躲到了水草交接的岸邊(湄),充滿毅力的秦人又向那邊急步行去。一回首,閃閃眼,「伊人」又彷彿到了河中沙洲了。當秦人向前涉水後,「伊人」又像用了隨意門到了另一邊的水中沙灘(沚)了。

  天啊!小子不能確定這秦人是否一個登徒子,急色如斯,以為碰到絕世美女,又或者間歇性出現幻覺了,但他很有恆心地在河岸奔波了一整晨,由露霜正盛之時覓至陽光臨地,露珠將逝之刻。各位看倌,看著秦人的行動,有否令你想起兒時的一種遊戲玩意?

  對了,一定有玩過的,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捉迷藏」,其實這遊戲的正稱應是我們粵語所說的「捉伊人」,出處正是這首《蒹葭》了!歷史上第一個玩「捉伊人」的正是這秦人了,真是歷史性的清晨。看,我們中國人隨手一個遊戲,都有二千多年的歷史,厲害吧!

  特別一提,我們廣東人說粵語,為求聽來響亮,常將讀音變調,由陽調(低沉些)變為陰調(高亢些),故此「捉伊人」的「人」字,書面語時讀為陽平聲(第四聲,音仁),但口語時會讀為陰平聲(第一聲,音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