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遊食誌:中環《皇室盛宴》(Royal Feast)──好壞參半的一晚

  頗常見皇室盛宴》這餐廳在Groupon做不同款式的團購餐,這回乘著紀念日,購下Royal Classic二人餐和太太一試。

  餐廳身處的大廈在中環一條清冷的窄巷,整幢樓有四五間餐廳,格局有些像旺角的高斯大廈。

  未論食物之先,先論服務。全餐廳只有一位負責樓面的負責人,是晚本人預訂了晚上七時的位,和太太二人於6時45分左右上門之後,餐廳中門大開卻沒人在內,只有五張空檯。當那負責人回來之後,竟叫我們下樓逛逛。那刻真是有點驚訝,既只差十分鐘,又沒有在用膳的客人,何妨讓我們坐下,給一杯水,待至七時開始上菜呢?感覺可得體多了。

  餐廳本身空間不大,入座後,昏黃的燈光配上英文老歌,氣氛也不錯。前菜煙三文魚沙律和牡丹蝦刺身見精緻對辦,沙律菜新鮮,有本人喜歡的火箭菜,令人驚喜的是那一抹綠色的芥茉醬; 蝦亦鮮味,若溫度稍冷一些,口感更好,而伴碟的小蕃茄,底下抹有一小撮三文魚醬,亦見心思。


松露煙三文魚沙律。

北海道牡丹蝦刺身。

  熱湯面下了數滴橄欖油,野菌味甚濃,配上黑松露醬,確具水準。

  前盤完後,來了一客主廚自家製的柚子雪葩清清味蕾,挺清新。


黑松露野菌湯。

大廚自製柚子雪葩。

  到主菜環節,太太是香煎三文魚,略過火喉,不夠滑,但挺香口。反而意大利飯有驚喜,那負責人在解說菜式方面倒挺盡責仔細,說主廚加了腐乳同煮,故帶有鹹香。意大利飯倒火候合宜,可細嚼出米心,忌廉和腐乳混合出有趣美味的味道,值得一讚,配菜略見簡單,只有翠玉瓜塊和菇。


香煎澳州三文魚。

  由於套餐另一款主菜的虎蝦因來貨短缺而未能擇選,由於不想重覆,故詢問負責人後可免費轉松露揚州炒飯,說是fusion菜。一上桌頗令本人驚訝,因為在欠肉類主食的情況下,份量竟只和伴三文魚的意大利飯一樣,感覺像被騙了,哪怕負責人說了此飯加了黑松露醬同炒及另添了白松露也好,味道和平日所吃的揚州炒飯沒太大不同,失望。


松露揚州炒飯。

  甜品馬卡龍伴雪糕,兩碟的馬卡龍並不相同,分別是焦糖味及朱古力味,皆不會過甜,配合菠蘿雪糕,以及清甜的藍莓及微酸的士多啤梨,這收結是讓人見微笑的。


馬卡龍伴雪糕。

  有一點值得一提,負責人在我們入座後就放下了兩杯橙汁,就是這餐的飲品了,沒有其他的選擇,我們起初還在想這是不是welcome drink。在尾聲沒有一杯咖啡收結,感覺不夠完整。

  老實說,此餐廳食物質素不俗(不計炒飯),就是服務方面扯了後腿,那位負責人講解還好,應變則略遜,未能以客人為上,令此行又打了折扣了。

  團購價358元,近期Groupon推廣有減50元優惠,計加一共343.8元,算是不過不失吧。





遊食誌系列:

感受東歐的熱情──記在Ivan the Kozak的一晚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打破舞台籓籬的演出──《乒乓協奏曲》音樂會後記

  在六月上旬,香港管弦樂團(下稱港樂)在香港文化中心一連兩晚舉辦了充滿視覺張力的《乒乓協奏曲》音樂會,由中國音樂家余隆指揮。筆者觀賞的是十號晚的尾場,確實大異於往常傳統古典音樂會,極具玩味,難怪音樂廳約七成的入座率中,小朋友的比例佔了不少,故而樂章之間也接連出現掌聲,也就可理解了。



  是晚除了主打作曲家安迪.秋(Andy Akiho)所創作的《乒乓協奏曲》(Triple Concerto for Ping Pong, Percussion, Violin & Orchestra)外,其實開首還有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Serenade for Strings),不過,眾人(包括筆者在內)也是將焦點放在前者身上,特別是一進場一眼看去,便見到一張乒乓球桌橫放在舞台上。

立在舞台前的乒乓球檯。
(網上圖片

  樂章一以小提琴獨奏起始,負責敲擊的樂手不像慣例位列於樂團的最外圍,反而身處台中央安靜坐著,直到他出動的部分前,突然站立走向乒乓球桌前,大力拍檯,發出巨響,打破了之前所累積的低沉氛圍;而在舞台兩側的男女乒乓球手也由慢至快互相擊球,三人的配合讓樂曲漸轉成以節奏組成的主體。

乒乓球手刑延華(上)及蘭達斯(下),亦是當晚的演出者,皆是美國乒乓球國手。
(圖片來自《港樂》)

  在接續的發展中,敲擊樂手為樂曲帶來了變化。他從球桌步回舞台中央的檯前,開始以不同的器物敲打節奏,有空瓶、酒杯、缽、空碗等。令筆者驚奇的是,這一頗長的獨奏段,樂手竟敲擊出一種京劇的中樂感,正合此曲以中美乒乓外交為創作靈感的背景。

  而男女乒乓球手透過各種變化帶來不同的音效和節奏,除了正常的乒乓球拍,酒杯擊球會有清脆的聲音,用鐵罐則有空洞的迴響,這是器材的變化;器物的互擊外,二人互擊的快慢,男球手餵球給女球手的高低,扣殺於大鼓上的力度,這是節奏及音效的變化。在觀賞的過程中,最讓筆者值得一記的,是樂曲中數回由女球手將球擊至觀眾席,引來觀眾的驚訝和小孩的大笑,甚至衝出座席追搶在地下滾動的乒乓球。到最後結尾的一幕,兩位球手將兩籃乒乓球大力倒在球桌上,四散的乒乓球引來二三十位小孩蜂擁至台前拾球,這一系列的畫面帶出了一個意義:作曲家藉著乒乓球,打破了舞台上的樂手和舞台下的觀眾的隔閡,連結了原本傳統上壁壘分明的二者(表現者及觀賞者)。

  老實說,這場音樂會由於其表現形式大於音樂本身,重視覺和節奏的呈現,及與觀眾那趣味的連結,故筆者觀賞後,對樂曲反而印象不深但確是一場甚有趣味的表演,值得一觀。

在音樂會完場後,兩位乒乓球手來到場外繼續對打,也邀請觀眾同樂。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習字初法──記徐沛之書法講座

  在前一個周末(六月十七日),小子冒著大雨出席了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所主辦,由徐沛之博士主講的書法講座,題為「學習書法的一些方法」,地點正是其中心的四樓演講廳。 老實說,小子事前對徐沛之先生並無多少認識,也沒特地找尋其資料,只因看到活動海報介紹主講座會分享臨帖需注意的地方,又會即席揮毫示範,相信對初習硬筆書法的小子來說也有助益,才決定出席。也幸好出席了,才知道原來本土還有這樣醉心書道的80後。

徐沛之先生。

  於演講廳坐下後稍候一會,看到一位配戴著無框眼鏡,身穿黑色西裝褸,手拿著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斯文男士來到講台前,沒錯,他就是徐沛之了。他一來到,便將一疊書帖放在桌上,舖上紙,預備待會的示範。給人印象很後生俐落,精神抖擻。
放下了一堆書帖,正在預備講座的徐沛之先生。

  講座開首,徐沛之博士將其習書之路娓娓道出,小子無意細述,不過有一點值得在此帶出。徐先生頗強調其於中文大學修讀藝術系學士時,接受了全面的藝術美學訓練,而美術史的研讀,了解不同藝術的流變,亦讓他於日後書道上獲益良多。到他學畢業後,對各種藝術類型皆有涉獵,才選定專注於書道一途,赴國內修讀中國美術學院書法系,獲書法碩士及博士學位。先是廣博的學習和探索,明己志向後,才由博至專,鑽研其中,修心研技,遂得成就,正合古人所言治學之道:「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對未知前路、潛力無窮的少年人來說,或許徐先生的經歷,能帶給他們一些思考和啟發。

  及後便是戲肉了,集中說學書法時臨帖的注意事項,皆是其習書過程中的心得。

他提到臨帖重在觀察,講求形似,聽來有點老生常談。但他特別強調了形似的重要,若想追求作品有神韻,先決條件便是臨摹古帖的準確性,而非添加自己的想法在其中。連形似也未達到之前,便也就毋論神似了。書寫時,動作有意識地越小越好,務必簡練,方為上策。

  而初臨帖時,我們通常會行筆甚慢,逐筆逐劃聚神書寫,這是很正常的情況。但當同一份帖臨了不少回後,其中的筆劃、字體大致熟練後,便要有意識地嘗試在放鬆狀態下書寫,而追求達致同樣的效果。若能做到,便也就代表對該書體的掌握及技藝的提高了。徐先生說的這點,算是確切回應了朋友對小子習硬筆書法時常有的疑問:你慢慢臨摹時,字是很美,但日常書寫時根本寫不出來啊?不是寫不出來,而是小子未夠熟練於心,快不了而已。練習累積夠了,於日常書寫中也能呈現,這算是量變帶來質變吧。





  承上段所言,徐沛之先生正是如此習書,不過他以更進階的方法呈現:臨摹該書家之帖,掌握該書體之意韻後,跳出臨摹,以此書體寫屬自己的作品。其獲香港當代藝術獎2012的青年藝術家獎的成名作,正是臨摹草書古帖後,以此書意書寫感動了自己的《陀飛輪》,正是古意今用的示例。他在講座中展示的行書體《給十年後的我》(同樣是黃偉文填詞,看來其文字特別擊中徐先生的情感,有所共鳴)亦是一例。

行書體《給十年後的我》。

左圖《易經句》為徐先生臨摹右方趙孟頫之《前赤壁賦》後,以其書意所書之作。

徐沛之先生所書《心經》。

  臨帖是初學書者的不二法門,但熟練一帖後,又該如何行進呢?徐先生分享到,若已掌握一帖,應尋找該書家另一些帖來臨摹,從中你會細察到書家字體的變化,亦能令你更能體會當中神韻,他在席上提及了幾個進程的配合,例如習行書者,臨完王羲之《集王聖教序》後,應進而臨唐摹本的王羲之尺牘;習歐楷者,臨完《九成宮醴泉銘》後,可嘗臨《歐陽詢行書千字文》及《仲尼夢奠帖》等。他強調,習書者臨帖時要抱持一種精神:我要比原帖寫得更好。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但要有這種求進的精神。



  徐先生是一位感情細膩,感受敏銳的人,想像力亦十足。他藉臨帖而知古人,自述觀字運筆時會排除自身雜念,嘗試去溶入古人之思緒,思考那位古代書家下筆時正抱持著怎樣的情感,是喜是悲?還是淡然而平穩呢?更進而揣摩其運筆時的形態和執筆之法等。此亦可見他是何其醉心投入於書道。

  徐沛之先生後半段基本上就是即席示範書寫各種字帖和書體,引證他前半段的內容,此處小子就不細述了,過程大致可看以下照片。










  透過這講座,讓小子認識了這位香港書法家,雖然他說的是毛筆書法入門,但對習硬筆的小子而言,亦受益良多。期待徐沛之先生日後有更多古意今用的佳作面世。




延伸閱讀:

練字的旅程──記於葉曄老師分享會之後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練字足跡(四月至五月)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四月廿二日

近日忙於批改及習字,兼有進修,精力不濟,時間未足,容後再細思動筆為文。為免此舍荒廢過久,讓小子間或分享習字之作。於書法初班上,老師授歐陽詢體,其練字初法甚簡,以盧中南老師所書之《唐詩三百首》為帖臨摹,熟練漢字各部件,日子勤書必有功,能通臨三遍則歐體可算入門矣!
全書共311首詩作,自三月中至今,小子共臨了37首,暫維持一天臨一詩,目標是一年內完成首遍之臨摹。臨摹後,小子會細讀及求解,故於中文一道,亦見助益。
今分享是日所習之詩,為李白之五言樂府詩《長干行》,內記述了一小子甚愛之愛情故事,以女子角度抒述這段關係,「願同塵與灰」是何等擲地有聲之誓語,後半部表述對遠行夫君之思念亦感人,「青梅竹馬」及「兩小無猜」等熟語亦由此詩而來,諸君有興趣不妨亦細讀一下。
《長干行》 作者:李白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特別附上盧中南老師之帖,朋友亦可嘗動筆習字。若有同好,不妨留言交流。
小子平日練字通常用1.3cm的方格紙練字紙,這回轉用了這款1.5cm的紙,
感覺未能充分掌握,有些字的結構處理未善。
盧中南老師的歐楷唐詩,甚具韻味。

***************************
四月廿五日
此首登幽州臺歌為小子甚愛之唐詩。登高望遠,景致空闊蒼茫,思緒飄泊,無視邊際時空,益盪中情,悲戚翻湧,外顯於涕。其意之深,極堪細味。
筆:福林812 0.8mm
紙:A4影印紙

小子甚愛此詩。
***************************
五月七日

近日閱書時,讀到這組文字,寫出了一份美好。
你有那甘願陪伴在其側,與之相守白頭的人嗎?告白不易,承諾更難,若已尋得,願互珍重。
筆:Pierre Cardin Libra鋼尖
紙:A4影印紙



***************************
五月十一日
習歐楷至今最長的作品,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好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擲地有聲,但求無虧之良心。觀之現世,自知不易。
在功夫未熟之時,耗了兩個半小時,實在難以想像臨《長恨歌》時是怎樣的光景......應該是最終大佬,放在最後一首再臨。
經過近兩個月的臨摹,感到下筆時肯定了,筆畫穩定度也提高了,而硬筆中班也開始了,繼續努力!
筆:福林812 0.8mm
紙:A4影印紙x2
完筆一刻,實在很有滿足感。
此為掃描版本。
***************************
五月廿一日
應該是傳頌最廣的唐詩吧?
不論是十年前還是現在,每逢一問中一學生你讀過或記得哪首詩,李白的靜夜思必然是大熱的答案。
會有中一同學將小學所讀過的古詩全忘掉,腦內就只餘下詩仙此作,真是神奇。
筆:福林812 0.8mm
紙:A4影印紙

***************************
五月三十日
每逢考試前,皆忙於批改作文和課業,實是中文教師的宿命。另本年兼讀音樂,一週三晚之進修,故近日實是忙碌,能每天抽空一、二十分鐘,靜下心臨一兩首五絕,已是休息減壓之舉。
同場加映,購自槐蔭書房之手工研磨鋼筆,另加二十元轉了木桿筆身,執筆時質感甚佳,書寫時有微澀,易出鋒,用來寫楷書頗順手。現與福林812交替使用,適應後相信會更得心應手。
拜托店家贈字,以楷書書寫了愛的篇章經文,真美!

自槐蔭書房之手工研磨筆到手後,漸成小子日常習字用之筆,福林812則變備用筆了。

此頁劉長卿《彈琴》一詩,小子是用SKB202秘書筆臨的。

此書房特色是,若朋友購其鋼筆,可予店家手書贈字。
***************************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

習字之旅(起始篇)

  習字之旅,由去歲九月始,不覺已歷九月。其時小子剛進鋼筆坑(想進坑者請加入鋼筆、自動鉛筆情報局(香港),屆時會有一條龍服務,不用擔心),下定決心要練好中文字。

  記得小學尚有硬筆和毛筆功課,但至中學後便再沒有認真地練字了,不覺馬虎書寫近廿載,求速不求美,尚見齊整便可。哪怕是踏進職場,成為中學任教中文的教師,亦因工作勞碌,時又需兼顧進修,看著歪斜的板書,心想:還能改嗎?應該改不了吧?真有種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之感。(順帶一提,中文老師和寫出美字是沒有關係的,因為在中文系和教育文憑皆是沒有書法課的,字體美醜,各自修行)

這是去年9、10月的字,現在回看,實是慘不忍睹,羞家。
最上的圖是侯信永老師的字帖書,最左一行便是其示例。

  我們去書局轉一圈,會發現有大量的字帖書。開首,小子就是隨逛時,看看書內字體是否合眼緣,買了數本,其中台灣侯信永老師的字最順眼,便開始習字之旅。通常這些書除了給讀者跟抄外,亦會附有一些寫字要訣,小子於其後半年,便是這樣斷斷續續地練字,線條和字型略見進步,但進展甚緩,頂多叫整齊,遠未能稱為美。這就是不入其門,不得其法之苦。

這是今年2、3月時候的字,是整齊了,但僅此而已。


  轉捩點在剛過去的三月中,小子參加了教協和香港硬筆書法家協會合辦的硬筆書法初班,由雷超榮老師任教,一星期一堂,每堂個半小時,共四堂,會員價學費600元正。首課頗出人意料的是,雷老師用了近一小時講解如何正確執筆,及教我們如何教別人糾正手勢,甚至鼓勵以此教導學生(因學員皆是教師)及子女,並囑咐學員必須以正法臨摹此課程之功課。小子也有得益,糾正了手勢,書寫也因而省力了。(題外話:小子回校於所任教的三班細察同學執筆,驚覺竟有9成同學執筆手勢是錯誤的!小子教了一遍,但收效不大,尚需努力)雷老師每課會派發筆記及字帖,及講授一些歐陽詢體(簡稱歐體)楷書的注意事項(見註一)及示例,然後便是學員臨摹所派字帖的時間,帖印自盧中南老師的《唐詩三百首(毛筆小楷)》,每一堂會發三頁,多有多寫,少有少寫,也可不寫,按己熱誠和時間來定,悉隨專便,雷老師深明老師工作量,故此只有鼓勵,沒有懲罰。雷老師明說,若學員能完整臨摹一遍盧中南的《唐詩三百詩》,則歐體可算入門了。所臨功課則下堂繳交,雷老師會逐一見學員,觀其功課,給予意見及即場示範。

盧中南老師《唐詩三百首(毛筆小楷)》字帖。
每堂有三張,一星期內要臨摹完也非易事。

  
  對欠系統硬筆知識的小子來說,這初班正是最針對性的指導,包括歐體原則說明,又點出修習方向,兼之有每堂即場批改、講解和示例,令小子確切感受到進步。由於目標明確(自訂一年臨摹完全本《唐詩三百首》,共311首作品)令練字也越加起勁,事隔約兩個月,按序臨摹,截至今天,進度為48/311
上為近日之作;下為初習之作。
事隔9月,見到自身進步,確是開心。
這首《夢遊天姥吟留別》是小子臨《唐詩三百首》以來最長的作品,用了兩天近兩個半小時。
習字至今,總算能粗見於人前了。

   雷老師於上週硬筆中班首堂說到今人習歐體之書法家甚多(例如應該最普及最多人聽過的田英章先生),為何獨選盧中南老師之書為作業帖,是因其歐體字寫得活,有古人韻味風骨,又合今人審美眼光,初習字者易進入其中,沉浸有成後亦較易出來,建立具個人風格的歐楷字。特別一提,此書可購自淘寶,正價
25元人民幣(小子於深圳書城見過實書,網購小心盗版,紙質甚劣)。另外,亦不時提點我們字無百日功,勤習必有成,每一回習字也要記下日子,以備檢視進度,確有其理。

正版就是這一本。

  小子自述習字之旅,為的是向朋友說明一件事:若你有心改善字體,想寫一手好字,靠的不是天賦,而是正確的方法及願堅持練習,你必定能見到進步!小子就是一例,希望能鼓勵到朋友踏出第一步。過程中既能減壓及修養己心,寫出美字又能得滿足,若得他人欣賞更是意外之樂,聽來不俗吧?開始的醜字只是暫時,努力過後的美字將伴你一世,所以,嘗試拿起筆練字吧。

  起始篇之後,小子也不知何時會有續篇,或許,是完成臨摹《唐詩三百首》後的時間,來一個總結和感受吧?



註一:課堂上雷老師主要說了三項,一是書寫時要記得頓筆收尖;二是字要寫在方格中心,所謂「留天留地留左留右」;三是字體要左收右放,中間收緊。若朋友有興趣細究,不妨再作交流。





延伸閱讀:

練字的旅程──記於葉曄老師分享會之後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時代依舊.但絕對精彩

這是小子第二學期於西洋音樂歷史一課之功課,同樣是觀賞音樂會後之評論。
這回特別的地方在於是任課的鄭老師推介節目,走出課室和眾位同學一同去文化中心欣賞,事前及中場休息也有一些評講,引導大家有更多的發現,確是有趣的經歷。
*********************************************
  三月十一日晚,音樂大師譚盾帶領著香港弦樂團一班大學生精英,於香港文化中心為一眾樂迷帶來了新鮮的音樂體驗。


  這場以譚盾及其超時代音樂之名掛帥的音樂會,副題「音樂未來 VS 手機電影」略有嘩眾取寵之感,因為二者的對立其實並不存在,指涉亦不清晰。節目分上下半場,上半場主打的正是譚盾所創作的手機與弦樂《風與鳥》,開曲先由譚盾指揮觀眾逐區播放預先下載的鳥聲音軌,讓聽眾成為樂曲的一部分,模糊了音樂家和觀眾的界限,確合其「超時代」之名。然而及後二曲則算是傳統的古典音樂──迪庫尼的《雲雀》及聖桑的《天鵝》,負責小提琴獨奏的姚珏,一身烈粉色的裝束,配以其高超而靈動的琴藝,予人深刻印象,卻又復歸舊路,難言創新了。

  下半場則全部聚焦於電影音樂,包括有武滿徹的三首電影音樂《訓練與休息》、《葬禮》及《華爾茲》,和譚盾為三套電影配樂的作品,所以其實並沒有所謂「手機電影」,反而英文名稱更持平直接,無需胡猜:"from Cellphone to Film"

  身穿中服的指揮譚盾,作為是晚焦點,其中英互照的發言,儒雅的談吐,於指揮時卻又充滿力量,時而踏步、間見揮拳,帶動著樂手演奏的力度,這種反差,散發著一種魅力,明說著他就是這舞臺的主角。從音樂的角度論,譚盾的音樂算是典型的21世紀音樂,著重節奏多於旋律,實驗性質反而不算強烈,不論是《風與鳥》多番以小提琴彈弦和拍板製造懸疑的氛圍,或是電影音樂《南行》中的強節奏表現《臥虎藏龍》中對決的緊張皆是例子,就是要那氛圍來牽動聽眾的感受。

  反而在過程中筆者更欣賞譚盾各項圍繞音樂、帶動觀眾的嘗試,首先是其音樂和視覺的配合,如主打的《風與鳥》,樂隊上方的大銀幕在過程中配合著不同字體的「鳥」在飛,首回是由最近代出現的簡體字,一路由繁楷、隸書、篆書、金文,回歸至最初的甲骨文,音樂會尾聲「安可」的再演則是相反地播放,由甲骨文至簡體,隱喻著鳥於數以千年的大自然中的存在。另外,在樂曲中,樂手以吹直哨模擬鳥鳴,以及舉起手機播放電子鳥聲,或許,譚盾認為:模仿自然,正是音樂的一種本質?電影音樂《三重》中敲擊樂手以不同的節奏和掌法擊打盆中水,帶有一份東方式的禪意,正合其三套東方主題的電影(《臥虎藏龍》、《英雄》及《夜宴》),實在令人印象猶深。

  綜觀而言,此音樂會,更似是譚盾為自己的音樂生涯來一個中場整理,當中的思考及中西相融,算不上超時代,卻絕對精彩。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三柒領香江 港人共憔悴」

午用膳之際,適聞林氏婦之當選,雖早有預算,然仍感壓抑。只嘆港人之命甚舛,前受惡狼之摧,人心二分,警隊已敗,廉署已腐,法律成其私器,立會亦陷無恥建制之手。已半殘之香江,又迎沿襲其治風,妄稱受神所召之三柒赤婦,及後五載,為禍必更烈。真港人唯謹持良心,不因利而折腰,不因威而鬻魂,堅守正道,諸位同道,共勉之。
用筆:福林812 0.8mm鋼尖